党校教授谈山西官场:以利益为纽带而形成宗派

“山西省的政治生态存在不少问题,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严峻。中央高度重视山西存在的问题,高度重视山西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决定对山西省委班子作重大调整。”9月1日下午召开的山西省领导干部大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如此强调道。

同时,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赵乐际在大会上宣布中共中央决定:王儒林同志任山西省委委员、常委、书记;袁纯清同志不再担任山西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

法晚记者梳理发现,自中纪委“打虎”行动以来,截至目前,共有1正7副8名省部级“山西系”官员被查。

伴随着山西官场的剧烈动荡,两天后召开的第二届晋商大会也十分低调。大会在原组委会主任白云被查的背景下召开,规模远不如首届,同时谢绝记者参会及采访报道。

打虎影响

组委会主任被抓 晋商大会降规模

第二届晋商大会于今年9月3日在山西太原召开。作为组委会主任的原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白云突然“缺席”,由省委副书记楼阳生主持会议。

就在8月29日,中纪委网站宣布了白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而在此前一天,白云还主持召开第二届晋商大会组委会第三次会议,听取大会秘书处、各工作部筹备工作进展情况汇报,要求各部门要树立精品意识,以强烈的责任心、良好的精神风貌、饱满的工作热情、认真的服务态度,再严格检查每个环节、每个阶段,确保本届大会圆满成功。

“白云被调查的消息一出来后,我们很震惊,因为大会各项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就等着她来主持。却突遭变故,一时间仿佛失去了主心骨,让我们六神无主,手足无措。等缓过神来,我们赶紧撤下为她起草的开幕式讲话稿,以及一切与她有关的资讯信息,包括准备进入会场的招商引资宣传册,都得重新校改印刷。”组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如是说。

与2012年8月19日首届晋商大会相比,巧合的是,首届晋商大会由时任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的聂春玉主持。而在今年8月23日,聂在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的位子上落马,比他的后任统战部部长白云早了一个星期。

不同的是,相比于首届晋商大会千名晋商精英参会,万亿招商引资签约的宏伟场面,第二届晋商大会参会代表仅270人左右,规模减少了至少700人。大会宣传显得更为低调谨慎,参会记者仅36人左右。诸多新闻媒体在参会前一天接到仓促通知,因本次会议规模小,人数少,谢绝记者参会及采访报道。

在会场外,记者试图与参会的晋商联系,他们大多闭口不谈,神情木然,匆匆离去。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近日来山西官场接连不断的反腐事件对于本届晋商大会带来的影响。

9月3日,新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出席了晋商大会,称山西正处在重要的历史关头,面临着重大机遇,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和严峻的挑战。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要认清山西独特的优势、巨大潜力和光明的前景。

王儒林还透露说,2014年上半年山西省GDP为6.1%,1月至7月工业增加值增长5%,主要产业煤炭面临的困难越来越大,价格持续下跌。这种情况下,“晋商作用非常重要。解决目前困难,就是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充分发挥晋商精神”。

两个虎穴

借煤炭开发 吕梁推升两名省常委

纵观上述落马的八位省部级官员,除金道铭是北京籍外,其余的都是山西籍。这看似独立的个体间,却存在错综复杂的关系,而此次山西官场剧变的两个重心便是吕梁、运城两个煤炭资源大市。

据官方履历显示,在2011年调任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前,聂春玉曾在吕梁任职8年,从地委副书记至市委书记;2011年聂春玉调离吕梁后,杜善学接替其任吕梁市委书记一职。

吕梁市在2011年1月份刚刚把市委书记聂春玉送上常委,十个月后,又把继任市委书记杜善学送上了常委位子,一届省委班子同时入选两位吕梁市委书记,吕梁之竞争力堪称空前;白云则于2003-2006年间与聂春玉同为吕梁市委副书记,后聂春玉在统战部部长任上调至省委秘书长时,白云又接替其任统战部部长。

在吕梁的同僚圈中,聂春玉任职时间最长,吕梁可谓其“大本营”,且他与此前被查的吕梁市原市长丁雪峰、原副市长张中生任职时间高度重合,均为2003-2011年间。

这过去的十年,吕梁市借助煤炭开发,从后进成为先进,凭着位列全省之首的经济增速,得以推升两名省委常委。

老乡帮老乡 落马三虎是运城人

在太原市某机关退休老干部冯某看来,山西官场的政治生态已很严重,“很早就知道山西官场有运城系和吕梁系之说,这和山西曾出过多位高官有一定关系,其实就是老乡提拔老乡,前任提拔后任”。这一说法,得到了运城某县老干部局一李姓干部的认同。

据官方资料显示,令政策是山西省运城市平陆县人,令政策父亲是山西省的一名处级干部,其5个子女大多从政,有的身居高位,使得令家在平陆一带影响力极大。

令政策于2000年至2007年担任山西省计委副主任和发改委主任期间,同为平陆老乡的陈川平是大型国企太钢的一把手;2008年陈川平升任主管经济的副省长,令政策则同期升至山西省政协副主席。

而据前《山西晚报》记者李建军称,“陈川平任职太钢总经理,挤走时任太钢集团董事长刘玉堂,刘很气愤,连告了陈川平8年。令政策落马前后,审计署24人进驻太钢审计。当时就由此推断,陈必不保。”

另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就在杜善学和令政策案被通报1个多小时后,运城市委书记王茂设被有关部门从办公地点带走。这个消息在1天后传出,山西官场的第一个反应,是联想到王茂设与杜善学和令政策之间的关系——这两位运城籍的官员,都与王茂设有过密切的交往。杜善学的老家在运城临猗县,令政策的老家在运城平陆县。

官商勾结

权钱交易生腐败 商界大佬也难逃

这些落马的山西高官深谙以能源换绩效、凭着同乡之谊经营人脉。煤炭经济在为山西带来巨额财富的同时,也滋生了许多权钱交易的腐败现象。落马高官的背后,都是在山西曾经风头一时的商界大佬。

曾因7000万嫁女而名噪一时的煤老板邢利斌便是其中之一,他于今年3月12日在机场被带走。邢利斌于上世纪90年代在吕梁市中阳县发家,2002年以“白菜价”收购柳林最大国营煤矿兴无,并以此为杠杆,通过抵押、预收煤款等手段,其掌握的联盛集团并购了柳林近半煤矿,其中多数并购发生在聂春玉任期上。

同样,不久前落马的白云也曾深陷官商勾结的丑闻。早在2012年8月《法治周末》报道了《八旬教授曝出山西阳泉黑幕》一事,该报道根据当年7月31日新浪微博实名认证用户“北京朱维民”发布的一条微博:“昨天一位山西某市的干部来访,他告诉我一个新闻:他们市一位房地产开发商亏了好几个亿,现已被拘捕,他的巨大债务已使该市的经济和社会秩序陷入一片混乱。”

该微博同时还称,“该市为此出台一项政策:凡在该项目中收受贿赂的干部,只要交出全部受贿金额,一概不予追究。于是几天里就收缴了9000多万元赃款,其中包括前市委书记退的2000万元。”

今年9月2日,一位曾参与该报道调查的媒体人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称,“根据大量的调查核实,报道指的前市委书记就是白云。”

深度分析

同乡同僚小团体 共同利益促成

对于上述山西官场政治生态问题,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山西官场生态明显具有地缘关系或工作经历交集的特点,他们往往以同乡或同在一地工作过为特点,这种以利益为纽带而形成的小宗派,其实就是个团伙(小山头),工作经历的交集,其实他们是有共同的利益牵扯和利益诉求。

“他们往往不是以信念为目标,而是以谋求利益最大化为最终目的。他们由于拥有太多的政治资源,一旦有不利于自己的东西,就会与之产生摩擦或者消极怠工。”蔡霞如是说。同时她称这种官场现象并非山西独有,在其他地方和领域同样存在。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加强制度建设,搞好落实。

统筹执行/朱顺忠

文/深度记者 张恩杰 冯明文

此条目发表在亚搏体育官网登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