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深圳一直面临余泥渣土无处可倒困境

原标题:深圳山体滑坡事故背后:余泥渣土“无处可倒”

每经记者 吴泽鹏 吴瞬 肖乐

昨日(12月20日)11时40分许,深圳光明新区柳溪工业园与恒泰裕工业园区附近发生山体滑坡,致22栋民宅和厂房被埋,涉及15家公司。消防、特警、卫生等约2000人正开展搜救工作。截至昨日23时,共有59人失联。

柳溪工业园内有员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滑坡的并非山体本身,而是堆积成山的泥土,该员工表示,两年来,工业园外每天有上百部泥头车进 出,对该地造成污染的同时,泥头车运来的泥土也在工业园旁边堆出了一座山,“我们也投诉过,因为一是污染,二是危险,那个土是松的,很容易出问题。”

记者注意到,昨日事发地曾下起过毛毛细雨。而在此前的几天,也间断下过小雨。

记者未能从工业园官方获得对上述说法的回应。但据了解,事发地附近确实存在余泥渣土受纳场,且多次遭当地居民投诉“偷倒问题”。深圳市相关部门人士表示,今日会有专业人士解答事故原因。

事发地紧邻临时泥土受纳场

据现场夏先生介绍,他是中国铁建十一局员工,在滑坡现场附近施工一个多星期了。他表示每晚都可看到有车辆往山上运输泥土,但不清楚来源。

在柳溪工业园经营模具配件厂的赵先生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地原本是一个采石场,采石场弃用之后形成一个大坑,变成了渣土受纳场,“每天晚上都有渣土车往上拉土,差不多两年了。”他表示,现在堆放的土方已经完全超过了受纳场的承受能力。

据新华社报道,一位在柳溪工业园区工作的目击者告诉记者,发生滑坡的山体其实不高,但这两年附近基建挖出来的泥土都堆积到山上去。“泥头车经常 往返,造成环境污染,噪音很大,我们公司还投诉过几次。”距离滑坡泥土掩埋处仅一栋楼之隔的深圳市雨新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保安称,每趟车会被收取250元的费用。有群众反映,这个临时余泥渣土受纳场一天几百车次泥头车拉泥土、建筑废料上山堆填,堆填泥土过高。

根据《深圳市建筑废弃物受纳场运行管理办法》,作为主管单位的城管部门应该定期抽查配套设施状况,督促受纳单位按要求定期检查维护,并应定期开展安全生产检查。政府部门的监管情况尚待进一步调查。

深圳新闻网报道称,光明街道办去年曾表示:“2014年2月,经光明新区城市管理局审批同意,在凤凰社区红坳村原采石场设立余泥渣土临时受纳场 (受纳场地证编号:20140003,该受纳场使用期限至2015年2月21日)。由于泥头车进入该受纳场的道路需经过长凤路,因此,造成该路段大量泥头 车经过。”

也就是说,根据当时光明街道办的回复,该地应该是一个临时的余泥渣土受纳场,且其使用期限为今年2月21日止。但柳溪工业园内员工则告诉记者:“一直没有停止过(倒泥)。”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综合2013年深圳网络电视台报道及光明新区政府采购中心资料了解到,作为临时的余泥渣土受纳场,红坳受纳场前身为 采石场,即红坳矿区,由国土部门划拨给光明集团下辖的华侨建筑公司,该公司先是将其承包给个人作采石场,后来又改作覆绿整治工程。2013年8月,红坳余 泥渣土临时受纳场运营服务通过招标方式交由深圳市绿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根据《深圳市余泥渣土受纳场专项规划(2011-2020)》(以下简称《规划》)、市政府办公会议纪要,2015年前深圳全市将新建12座建筑废弃物受纳场,总库容约1亿立方米。其中,光明新区负责建设公明田寮、公明盲婆坑、红坳等3座受纳场。

民间收土市场火爆

事实上,余泥渣土受纳场不足的现状,一直是深圳非常头痛的问题。跟北京、上海和广州这三个一线城市相比,深圳的面积最小,土地资源稀缺。但随着城市建设的不断深入,大量废弃的土料越来越难找到合适的堆放地。

据《深圳晚报》去年10月报道,深圳当时已有的12座受纳场,只能撑一年,而市内尚有多条地铁尚未建成,余泥渣土排放难将持续到2020年。

当地《宝安日报》在2014年报道称,深圳龙华新区一年后面临无处可倒渣土的困境。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当地有人从2008年开始连续几年撰写提案呼吁政府加快余泥渣土受纳场的规划建设。

深圳市城管局和规划局2008年曾委托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院编制了《深圳市余泥渣土受纳场专项规划(20092030)》,规划显示,2000 年以前,由于深圳待建地和低洼地带广泛分布,建设项目的土地以“缺方”为主,余泥渣土的产生规模相对有限;但是从2001年起,形势发生了逆转,由于低洼 地带基本填平,建设项目的土地平整变为“弃方”为主。

到了2008年,随着轨道交通二期工程的全面开工,深圳余泥渣土排放难的问题全面爆发。当时整个深圳由政府投资建成并处于运营状态的余泥渣土受 纳场仅仅一座,剩余库容不足100万立方米,而当年可预测的余泥渣土产生量超过1500万立方米。上述规划显示,在这样的背景下,当时深圳民间收土市场异常火爆,共计50余处。


足协大会为啥就知道空谈?

放着现成的例子不研究学习,就知道空谈近景和远景目标这些务虚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任何具体怎么干的举措出来。这种会就是每月开,除浪费人力物力财力外,没有任何价值而言。


进击的赵家人,热闹的看客们

王石最后是被围猎绞杀,还是两下各自劫掠散去,或者以第三条道路实现和解,都会有隐秘埋下,也都没看客什么事。许多分析中国社会阶层的,无外乎是梭子型多一点或金字塔型少一点,翻来覆去。实际看是剧场型的,他们演你们看,只许看不许动。


科员月薪五千,被逼成势利女

按照这样的收入,在上海买房子真的是不知猴年马月!所以,现在有人给我介绍男朋友,我的首要条件就是得有房子,不管是在浦东还是浦西,不管多大,反正必须有。唉,看来我也被逼成为“势利”女了。


萧条黑龙江煤矿城市的未来

近年来,黑龙江是中国最萧条的省份之一。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不考虑通胀因素,其经济产出同比下降2.2%。

此条目发表在亚搏体育平台官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