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被打学生家长:派出所副所长曾拿25万封口费

吴起,陕西西北部的一座小县城。这个因石油而富,曾因免费教育而闻名的地方,如今却因一起丑闻,被媒体圈推到了风头浪尖。

事情还得从去年9月说起。该县唯一一所高中——吴起高级中学多名高二女生向5名学妹施暴。按被打学生家长的说法,多名高二女生逼他们孩子“卖处”挣钱,被拒绝便遭到毒打。

郑州晚报记者昨日调查了解到,目前5名被打学生均已返回原校原班级上课。但孩子被打一事过去了3个多月,相关部门未正面给他们一个说法。

还有被打家长爆料,上月初当地一派出所副所长两次主动找到他调解,愿意拿25万元“封口费”,被他拒绝后便无下文。

郑州晚报记者 冉小平

发自陕西吴起

【回顾】

被学姐逼“卖处”不从遭致毒打

根据吴起县委外宣办昨晚11点20分发出的情况说明称,2014年9月21日下午,吴起县高级中学高二一女生告诉崔某,称有一高一女生曾指着崔某照片对其辱骂。当晚11时许,崔某叫来王某等6名同学,将骂其女生和另外一名与其有过节的高一女生先后叫至4号女生公寓一宿舍内进行辱骂殴打,随后又叫来她们认为比较嚣张的高一3名女生进行殴打,并强迫脱衣、拍摄半裸照片,且犯罪嫌疑人王某持水果刀威胁受害人,如果将此事告诉老师或家长,就将拍摄的照片外传。

被打女生家长许先生、臧先生则称,起因是多名高二女生逼他们孩子“卖处”挣钱,被拒绝便遭到毒打。

他们介绍,去年9月21日晚10时左右开始,高二年级14名女生在学生宿舍楼指派其中4名女生带着刀闯入二楼高一年级的女生宿舍,将一名高一女生强行推拉到四楼一学生宿舍威逼殴打,让她推荐高一女生谁长得漂亮,不说就打,这名女生说了几个孩子的名字。

他们4家孩子均在不同宿舍,先后被高二女生带到该宿舍侮辱。还有3名孩子被脱光衣服,拍裸照,检查是否是处女。

家长们称,自己孩子说,高二女生找她们是想“逼她们跟外面的人睡觉”,一次挣5000元,给高二女生们交3000元,自己得2000元。

臧先生表示,待自己发现时,他家孩子脸、腰等部位都有紫块。

据媒体报道,高二女生还逼着孩子脱衣服,不脱就用刀子直接划衣服,有一女生肚子都被割伤了。

因被打孩子们年纪较小,情绪敏感,郑州晚报记者未直接联系采访。臧先生表示,上述情况均是孩子们口述的;他们陪孩子做笔录时,也是这么跟民警说的。

被打的5名孩子,有1名孩子伤势较轻,未到医院治疗。另外4名均做治疗。其中两名孩子存在耳膜穿孔。

后经延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做出的鉴定,鉴定意见是两个孩子属轻伤二级,另两个孩子属轻微伤。

【进展1】

5名被打女生均返回原校上课

被打学生家长臧先生说,伤势较轻的那名孩子很快返校。他家孩子治疗了20多天,伤情基本康复,但孩子情绪低落,平时都羞于见人,晚上睡觉突然醒来哭泣,死活不愿意再去原学校上学。

其他3名被打女生也存在类似情况。当时家长们想着让孩子转校,但吴起县仅一所高中,难度较大。臧先生称,陕西省教育厅曾就此发函责成延安市教育局妥善、尽快处理,协调孩子们重新入学事宜;延安市教育局也帮忙协调到延安市区上学,但学费一事不好解决,后来4名被打学生均返回原校就读。他家孩子是两三周前返校的。

臧先生称4名学生都在原班级上学,现在也都住校,也在原来的宿舍住。

“学校是封闭式管理,一周放假一次,孩子情绪不好,刚去学校时一天打一个电话。”臧先生说以前孩子成绩是中上等,这次考试老师没让考,尚不清楚学习情况。

【进展2】

走法律途径过去3月毫无音信

事情发生后,4名被打学生的医疗费多由学生家长垫付,打人方家长只愿赔偿两三万元。臧先生称他女儿治疗费花了2万多元,学校只拿了2500元。

无奈,他们找到学校要求解决。不料,吴起高级中学时任校长张俊殷称学校只是搭平台,调解处理,学校没有责任。

“让我们受害者走法律途径,过去3个多月毫无音信。”许先生称,学校推脱责任后,家长们便找县教育局、县信访局和县政府等,均被告知走法律途径。他们也带孩子到公安机关做了笔录,但直到现在,相关职能部门从未就这起案件进展情况向他们通报过。

许先生和臧先生称,平常都是听外人了解案情进展的。他们称从打人家长处得知,6名被刑拘的孩子仍未放出来。

臧先生表示,就他个人的情况,当时公安机关让他签字,同意走法律程序,他得知身为县人大代表的庙沟乡楼坊掌村的村主任齐景涛(音)与这起案件有关,拒绝签字。

臧先生说:“要是单纯的高二学生打高一学生,我愿意走法律途径;但现在有幕后因素,走正规法律程序难以惩处到幕后指使。”

【调查】

家长:派出所副所长曾拿25万元“封口费”

被打家长臧先生爆料,事发后,吴起县城镇派出所副所长臧继贤(音)曾找到他,要送他高达25万元的“封口费”,被他拒绝。

臧先生介绍,臧继贤的姨妈梁女士与他有亲戚关系。去年12月4日和7日,臧继贤以调解为名,两次将他叫到派出所办公室,称这事牵扯到的领导太多了,让他不要再找媒体了,愿意给数万元的费用作为补偿。

“第一次称给10万元,第二次涨至25万元。”臧先生称,第一次谈的时候,臧继贤还叫上了梁女士。

臧先生告诉郑州晚报记者,称臧继贤说这笔钱是领导让他送的,但具体是哪位领导让送的,臧继贤让他只管拿钱就行,并且拿钱也不打任何收据。

在与郑州晚报记者介绍这一情况时,臧先生给梁女士打电话,让她实事求是地给媒体记者说。

梁女士表示,第一次谈封口费时她在场。调解时,臧继贤曾命令办公室工作人员全部出去,但臧先生当面拒绝。

为何派出所副所长主动送钱让“封口”?臧先生称臧继贤曾表示,只要他收下封口费,臧继贤领导会通过提升职务的方式进行补偿。

郑州晚报记者就此事向臧继贤求证,先后两次拨打他的手机号码,均无人接听。

新京报报道称,臧继贤表示他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通报】

县政府官网昨挂出

校长免职通知

郑州晚报记者昨日23点40分登录吴起县政府网站,除“舆情反馈”栏目的情况说明外,“人事信息”一栏里《关于免去张俊殷吴起县中学校长职务的通知》格外显眼。

张俊殷为出事时的吴起县高级中学校长。事发后,吴起县纪委、监察局已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责任追究,其中对张俊殷移交延安市纪委处理。因涉嫌违纪,去年10月30日经延安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对张俊殷立案调查。

昨日挂出的人事信息具体内容为:延安市中小学“四制”改革领导小组告知(延安)市教育局,“根据市委组织部《关于建议解除张俊殷吴起县中学校长职务的函》[延市组函(2014)196号]精神,经研究,决定免去张俊殷吴起县中学校长职务”。落款时间为2014年12月12日。

【吴起昨夜通报】

暂未发现公职人员参与卖淫嫖娼

昨晚11点20分,吴起县委外宣办就网上流传的“陕西女生对学妹施暴:被指收百万为官员找处女”一事进行情况说明。

情况说明称,事发后,县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将其中6名女生刑事拘留,1名因未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吴起县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王某等6人。11月17日,吴起县人民检察院以需进一步核实在讯问中嫌疑人王某供述其曾有给郑某(女,某酒店KTV工作人员)介绍卖淫行为的案件线索予以退查。

经吴起县公安局补充侦查证实,并报经县检察院审查认定,王某、郑某、齐某(郑某朋友,系网曝县人大代表、某村主任)涉嫌介绍卖淫案证据不足,未予批捕,要求继续侦查。

经公安机关反复侦查,目前该案中未发现任何涉及公职人员参与卖淫嫖娼行为线索。

针对网曝打人带头的两孩子银行卡里有很多钱,其中一个卡里有120万元,另一个卡里有80万元,通报称经公安部门在银行系统查证并与嫌疑人核实,6名犯罪嫌疑人中无一人持有银行卡,仅有王某持存折1张,该存折系其母以女儿名义办理的,至2012年9月再未使用。存折款项来源系王母家庭劳动收入,其间共发生13笔交易,累计存入金额9704元,现有余额5.84元。

目前吴起县人民检察院对该案正在审查起诉之中。


有意味的“新年第一虎”

2014最后一天他在写新年献词,中纪委biaji扔一个开封市委书记出来;2015第一篇赶上周日的壹周侃,中纪委biaji又扔一个南京市委书记出来。一个没赶上跨年,一个没赶上2015的第一个周一。这节奏,这酸爽。


巴黎查理周刊恐怖袭击案

《新观察家报》称有12人死亡,蒙面枪手为两人,使用AK步枪和火箭筒,时间是上午11点30分。这是1945年法国光复以来,巴黎所遭遇的、造成最惨重伤亡的恐怖袭击。不过一些目击的邻居有不同说法,他们称看到3名、甚至5名袭击者。


媒体札记:走出“西点”

媒体多年来反复的辟谣,终使“西点军校学雷锋”谣言开始土崩瓦解。然而,这仍然不能解除民间疑问——那黑板上的画像是怎么回事?西点人到底知不知道雷锋?


出租车是个腐败行业

为什么说这是行业性腐败呢?汽车作为这个行业最主要的经营设备,理应是资本方承担投资成本和责任,当要驾驶员把车买下来,也就意味着资本方将这一成本和责任转嫁给工人承担。既然资本方连主要的经营设备都不需要承担投入责任,那么,还有什么资格作为资本方呢?

此条目发表在亚搏体育平台官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